傳統手工造紙村尋找“詩和遠方”

信息來源: 發布時間:2018-11-23
【字體:    】

在大千紙坊,工人兩手握住竹簾,放進浸泡紙纖維的大缸,前后左右一晃,一層纖維就上了簾。

11月4日,夾江縣馬村鄉石堰村,為了迎接遠道而來的客人,村里老老少少都起了個大早。當日,成都·蓬皮杜:“全球都市”國際藝術雙年展來到夾江,來自世界各地近60位藝術家走進村莊,“陽春白雪與下里巴人”來了場關于藝術的對話。

為何竹林深處的小村莊,會引來國際藝術雙年展的側目?這還得從石堰村的這件“老古董”說起。

夾江縣馬村鄉一帶,自古以來造紙業興旺。當地傳承的始于唐、興于明、盛于清的古法手工舀紙制造技藝,與《天工開物》所載工序完全吻合,是對蔡倫造紙術鮮活呈現,因此,夾江有了“蜀紙之鄉”的美譽。2006年,夾江竹紙制作技藝成為首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。但同國內大多數“非遺”一樣,面臨著重找出路的困惑。

這次借著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契機,石堰村用傳統手工藝吸引各國藝術家駐足,旨在通過重新打造,為傳統手工造紙村尋找“詩和遠方”。

大千紙坊:見證傳承千年傳統手工藝

沿著石堰村蜿蜒的村道行至盡頭,便是該村最出名的手工造紙坊——大千紙坊。

此時,大千紙坊第四代傳承人、夾江竹紙制作技藝市級傳承人石利平正在抄紙。只見他兩手握住竹簾,放進浸泡紙纖維的大缸,前后左右一晃,一層纖維就上了簾,“這道工序很講究,紙漿抄得不均勻,一張紙就會一邊厚一邊薄?!筆講糧閃聳?,拿起一張晾干的紙甩了甩,紙發出清脆的響聲,“你看,多有韌性?!?

石利平告訴記者,每年5至6月和10月,馬村山嶺茂密的竹林深處,伐竹的山歌此起彼伏,工人們砍下嫩竹,運送到山下的大池窖水漚殺青、槌打、蒸煮……歷時3個多月,才能造出一張張潔白的手工紙。

“砍其麻(竹)、去其青、漬以灰、煮以火、洗以頭、舂以臼、抄以簾、刷以壁?!必⒃謨綣歐鶿碌摹安濤癱?,從清代道光十九年保存至今,用24字概括了夾江手工造紙的漚、蒸、搗、抄四個環節72道工序。

“走,帶你去看看修建于1922年的紙坊?!筆醬偶欽呤凹抖?,一幢用木板搭建的川西南傳統四合院映入眼簾?!翱拐絞逼?,宣紙非常緊缺,張大千聽聞我曾祖父是出名的大槽戶(手工造紙者),便住進我們家一起研究造紙技術?!筆交匾?,他指導造紙師傅在竹漿中加入麻纖維提高紙的強度,又在紙漿中加入一定比例的白礬、松香等物,以增強紙的抗水性和潔白度,并將紙的幅面規格提高至4尺和5尺,制成有云紋暗花和有“蜀箕”“大風堂”字樣的獨特簾紋高級書畫用紙,開創出新一代的夾江書畫紙。張大千稱之為可與安徽宣紙齊名的“國之二寶”。

紙鄉謀變:?;し⒄掛曖閿胄苷萍嫻忙?

繞到四合院的背后,正是近百年的老造紙坊:廢舊的石缸、石窖、石碓等造紙器具布滿竹葉,院壩空地上放著新伐的竹麻、成捆的蓑草——夾江竹紙最重要的原材料。

“最鼎盛時有上百人在紙坊干活,有近30個槽在造紙,現在只有兩個槽6個工人?!筆揭×艘⊥?,隨著技術改進,生產周期大大縮短,規模較大的紙坊僅需 20天左右就可以制出國畫紙,“手工造紙業成本高、出售難、耗時長,年輕人不喜歡?!?

馬村鄉作為夾江傳統書畫紙重要產地,2000年前,僅石堰村就有上百家造紙坊,現在僅剩10余戶還在堅持?!叭?000余個紙作坊中,完全意義上的傳統手工紙生產工藝已不多見,30歲以下的造紙者更是屈指可數?!奔薪匚墓閾戮志殖ば煅尢寡?,為解決傳承問題,夾江縣依托本縣職中,開設造紙技藝培訓班。如何?;ご呈止ひ沼幟莧么迕裨鍪?“田野小道、茂林修竹、變化中的村落及傳統手工造紙,這些原生態的非物質文化遺產及傳承人現實中的生活,正是展示這項技藝的最好載體?!庇謔?,打造以石堰村為中心的紙文化特色村落應運而生,“大千紙坊”作為重要遺產地?;て鵠?,相鄰的金華村的篁鍋、石碓等造紙工具也被重新用起來,表演性地恢復72道傳統工藝,越來越多的游客和學生走進石堰村,親身體驗手工造紙。

“為解決環境污染問題,從去年底起,夾江實行‘集中制漿,統一治污,分戶造紙’,讓原本面臨關閉的手工造紙廠得以保留?!痹詡薪刂饕涸鶉絲蠢?,夾江造紙不僅要讓人了解,更重要的是要讓這個產業得以延續。

鄉野+藝術:﹃牽手﹄藝術家共建﹃新石堰﹄

在石堰村村口,新修的“千年紙鄉”牌坊已立起來,臨水游覽步道也初具雛形。而在大千紙坊的老宅,石利平和妻子正忙著為前來體驗的學生整理房間和備菜,“最近一年,很多學校都組織學生過來參觀、體驗,沒地方吃飯只能我們自己做?!?

“大千紙坊一年要接待2萬-3萬人,但村里還沒有一家民宿或農家樂,具備餐飲接待能力的也屈指可數?!甭澩逑綹畢緋ぢ摶閭寡?,幾個傳統造紙村——石堰村、金華村都是以外出務工和造紙為主,第三產業發展相對較慢。

經過多次調研,在原省文化廳的幫助下,竹林深處的石堰村“牽手”法國藝術團隊,以古法造紙興產業、藝術家聚人氣的方式,打造“國際藝術家駐留基地”。

廢棄的石堰村小學成為這個基地的核心。在小學教室的墻壁上還懸掛著一幅幅當地村民創作的“農民畫”,一幅幅形態不一、主題各異的作品讓人們感受到村民們的“詩與遠方”。

“‘國際藝術家駐留基地’整體規劃是由法國設計師團隊負責,作為其中首個項目,駐留基地將于明年3月完工?!斃煅尥嘎?,借機這場國際藝術雙年展,石堰村今后將成為國際藝術家采風場所。在法國設計團隊看來,特色村落的打造將保留原汁原味傳統文化風貌,尊重原生態、原住房、原住民,以紙文化為核心引入國際藝術家及文創項目。

“今后,這里將包括手工機械造紙、72道古法中國造紙博物館、藝術家畫館等多種藝術形態,游客既能體驗最傳統的古法造紙,也能牽手前沿的國際藝術?!彼燈鷂蠢?,徐艷充滿信心,古老的石堰村終于找到“新生”方向。記者吳曉彤文/圖

((責編:袁菡苓、高紅霞)


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
上一條:
下一條:
快3彩票稳赚不赔绝招 抢庄牌九下载v2.0 福彩快三计划软件 扎金花看牌器怎么下载 大发快三规律稳赚诀窍 双面盘 安徽快三助赢计划软件 排五走势图带连线图 免费赛车计划软件手机版 大乐透60期走势 全骰是什么意思 12选5技巧稳赚 飞艇彩票稳赚技巧攻略 飞艇双面盘 高频彩彩票计划自动模拟器 腾讯体育女篮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