夾江年畫紙上的鄉關和年味

信息來源: 發布時間:2018-05-02
【字體:    】

鯉魚跳龍門。

陳姑趕潘。

含有夾江年畫元素的文創產品。

年畫木版和顏料。

四川非物質文化遺產猶如一本厚重的歷史長卷,記錄著四川各族人民的文化血脈。非遺不在歷史中,其實就在我們身邊。即日起,大地周末封面版推出新欄目“身邊的非遺”,通過尋訪身邊的非物質文化遺產,尋找非遺傳承人,記錄與展示四川非遺的發展和魅力,探尋可行的傳統文化傳承之路,講述新時代蜀鄉傳統文化故事,敬請垂注。

對于傳統文化,很多人生活于其中而不自知,有的時候還要通過外人的視角才覺察到“不識廬山真面目,只緣身在此山中”。

夾江年畫的80后傳習人楊繼蓉便是如此。

小時候,楊繼蓉隔壁鄰居就做年畫,但她基本視而不見。她9歲學畫,接受嚴格的素描訓練,因而看到年畫人物比例失調的造型時,簡直難以接受。

作家馮驥才從波蘭國家博物館發現一張夾江年畫 《元亨利貞》,這張年畫讓長大后的楊繼蓉看到了夾江年畫兼收并蓄、包容開放的一面。浸潤其中,楊繼蓉像挖到了寶藏:其內容題材、技藝手法、社會背景等方方面面無不承載著豐富的歷史文化;而它,雖不能言,卻等著渡與有緣人。

盛極而衰工業時代的鄉愁

中國民間張貼桃符、神荼郁壘(捉鬼的神仙)像的歷史可以追溯到很古老的時代,但傳播和使用非常有限。直到造紙術、印刷術成熟之后,印制張貼木版年畫的風俗才于北宋起源。此時,年畫才從宗教、文化的奢侈品成為了家家戶戶都能消費的日用品。

不過,“年畫”一詞直到清道光年間才出現,源自李光庭《鄉言解頤》“新年十事”一節,在“年畫”一事中說道,打掃完屋舍房間之后,就貼上年畫,既有美化、裝飾的作用,又能對兒童進行道德教育。

夾江年畫與綿竹年畫、梁平年畫并稱“四川三大年畫”。據資料記載,夾江年畫起于明代,大約在明代萬歷、天啟年間,夾江境內即有年畫作坊存在。清代開始,夾江年畫逐漸繁榮。到乾隆年間,有“董大興榮記”等作坊專門印制年畫。清朝末年,縣城近郊謝灘村、楊柳村一帶,已有大小作坊20多家。

為什么是夾江呢?

夾江,名稱出自青衣江畔“兩山對峙,一水中流”的美景。青衣江又稱“平羌江”,唐代詩人李白的著名詩句“峨眉山月半輪秋,影入平羌江水流”吟詠的就是此處佳境。依山畔水,土地肥沃的夾江,盛產造紙的絕佳原料——竹子。竹資源豐富,竹漿紙發展成熟,為年畫制作提供了條件。木版印畫對紙的要求頗高,既要容易上色、固色,又要經得起5、6道反復刷擦。夾江竹紙柔軟細膩、浸潤保墨、綿韌平整,本身也是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,因此一張夾江年畫便包括紙、畫兩項非遺。

夾江地處四川西南部,是樂山的北大門,西傍峨眉山,南臨樂山大佛,北接眉山三蘇故里,經青衣江可至岷江、長江。便捷的航運也帶動了貿易發展,輕便的年畫很容易被商人捎帶到各地。

夾江年畫作為川西南地道的農民畫,在民間土生土長,主要受眾還是農民和部分手工業者。在創作構想上,夾江年畫盡量接近農民生活實際;在色彩運用上,要求色調鮮明,對比強烈;在人物繪畫上,要求形象飽滿,線條粗獷,風格爽快利落。夾江年畫受歡迎,還源于當時獨步的印制技藝。夾江年畫采用木版套印技法,由民間藝人手繪畫稿,然后將畫稿貼在木板上,由刻工雕出印版,由淺到深逐步套印,這是當時世界上最先進的彩色印刷術。

年復一年,夾江年畫便形成了自己獨特流派,直到民國初年還十分鼎盛。

從事年畫的藝人,農忙時節進行農業生產,農閑時購買紙張、研制顏料、雕刻畫版等。秋收之后,立刻開始生產“年貨”,一直忙到臘月底。也有一些年畫一年四季都印制,比如 “董大興榮”“董大長順”等。年畫市場很大,遠銷云南、貴州乃至東南亞一些國家。僅“董大興榮”一家,印量便有幾十萬份,全縣一年印量估計有上千萬份。

1963年,中央藝術研究院的王樹村來到夾江,收集了9幅年畫,以“黃丹門神”最為可貴,也是夾江年畫的代表作?;頻ぴ且晃噸幸?,研磨后可做顏料,其特質在于晴天時顏色不明顯,一到陰天卻尤為鮮亮;而陰雨天正是魑魅魍魎出沒的時候,所以用黃丹門神來辟邪去瘟,這在瘴氣較重的云貴地區極受歡迎,貴陽一帶甚至后房牛圈也要貼一對。

遺憾的是,歲月變遷,夾江年畫一度受到重創、瀕臨絕境。在工業時代,手工木版年畫更是難逃被機器印刷取代的命運。

喚醒需求傳承中創新求變

與大多數傳統手工藝一樣,夾江年畫也面臨著難以為繼的現狀。上世紀80年代,夾江縣也做過一些重振年畫的努力,成立年畫社,舉行美術創作聯誼會等。2008年,夾江年畫入選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后,夾江舉辦年畫培訓班,培養后備人才。近幾年,夾江把年畫作為提升文化軟實力的重要內容來抓,楊繼蓉也是在此時開始學習夾江年畫。

墻里開花墻外香,各處收集夾江年畫資料時,楊繼蓉才發現早有人做了整理?!噸厙熘泄坎┪錒菸奈镅〈?年畫》等收錄了神荼郁壘、女將門神等多幅版畫。最大的驚喜應該是馮驥才提供的6張藏于波蘭華沙國家博物館的夾江年畫照片。其中《元亨利貞》《陳姑趕潘》打破了以往對年畫的想象。

馮驥才說,木版年畫往往是廣大民間進行道德倫理規范、生活知識教育、文化藝術傳播的重要工具。農耕時代,戲曲藝術的魅力不小于今天的電影電視,木版年畫就經常以當地的地方戲為題材。

《陳姑趕潘》描繪的正是川劇折子戲《秋江》中的一幕高潮:陳妙常在兵亂中與家人走散,到女貞觀出家為尼,卻與觀主之侄潘必正相愛。潘被逼進京趕考,登舟悵然而去的時候,妙常背著觀主,奔至秋江,雇舟趕潘,追上必正。二人傾訴衷情,交換信物。

楊繼蓉認為愛情這樣的題材讓古老的年畫能夠與年輕人對話,她對《元亨利貞》的解讀也頗具新意?;嬪系鈉孔郵欠├挪實?,屬于西方舶來品?;系幕ㄊ嗆匣?,兩只鳥象征夫妻,嘴里銜的種子寓意多子多孫。其構圖和色彩非常協調,極富裝飾性。

夾江年畫研究所負責人、夾江年畫傳承人張榮強成功復刻了《元亨利貞》和《陳姑趕潘》。目前,夾江年畫大部分代表性作品已重新刻印,從礦物、植物中提取天然顏料的技術也純熟了。但受眾太少,僅靠政府支持已經幾乎拖不起走。

從夾江年畫的題材就可以看出來,祖先從來都不是保守的。而今人有何理由非要拘泥于以前的內容和形式呢?何況,夾江年畫除了套版印刷的,也有部分手繪的。2016年開始,楊繼蓉將夾江年畫用于文創產品開發,先后推出了抱枕、桌旗、錢包等多種實用物品。楊繼蓉還準備和瓷器公司合作,把年畫燒制在瓷器上,乘著夾江“西部瓷都”的東風,把年畫賣往全世界。

源于感動,成于市場,收于情懷。楊繼蓉說,有了資金她還要把傳統年畫的精髓研究好、傳播開。綿竹年畫是用木版印輪廓,再用手繪涂顏色;梁平年畫的人物腮部有橢圓形桃紅色;即便距離很近,但各地仍發展出了與眾不同的特色,夾江年畫沒有理由不?;?、傳承好自己獨一無二的風味,讓農耕時代的鄉愁在現代社會也能得到撫慰。

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
上一條:
下一條:
關閉?